美国“英雄”怀特原是亲苏分子

上世纪40年代,美国人哈里·德克斯特·怀特因缔造布雷顿森林体系和奠定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础“一战成名”。但疑似前苏联间谍的争议身份,却成了他政治生涯的“滑铁卢”。最近,研究者发现的新证据进一步印证了怀特和前苏联情报人员的接触事实,也为我们揭开了一个资本主义金融架构师的“红色世界之梦”。

布雷顿森林,是改变二战后世界经济秩序的地方,也是怀特令世人刮目相看的“战地”。1944年7月,在此召开的货币和金融会议上,怀特作为美国代表团的灵魂人物,力驳英国代表约翰·凯恩斯的意见,确定美元取代英镑作为储备货币和国际清偿手段,并力主建立以美元为核心的促进世界贸易增长的金融机制。这也就是后来他险些成为一把手的IMF。

由于布雷顿森林会议的创举,怀特被视为资本主义世界和美国的“英雄”。他的美元“中心论”受到罗斯福的极力吹捧。

如果不出意外,怀特本该是二战后美国政经界的顶梁柱。然而,美国国内对他的调查早就在秘密进行中。1946年1月23日,杜鲁门总统提名怀特为IMF执行董事。但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早已盯上怀特,他向杜鲁门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里面有来自30个不同源头的信息对怀特的指控。

首先便来自于布雷顿森林会议。在那次会议期间,他不但与苏联官员见面,还对苏联人迁就让步。怀特另一处为人诟病的地方,是讨论战后对德问题时,他将处置德国的计划样本给了苏联情报机构。

此外,当时英美皆认为德国苏占区的货币应该在美国印制。而苏联人坚持应该在苏占区,由他们自行印制。虽然遭到财政部印钞局长的激烈反对,怀特还是一意孤行,将盟军印钞制版的复制品提供给了苏联人。结果,1944年9月至1945年7月,盟军(在西占区)仅发行了100亿德国马克,苏占区则大肆发行了780亿德国马克。这些现金后来大多被美国政府以固定汇率赎回,仅此一项苏联就“掳”走了3亿到5亿美金。

怀特还妨碍美国对蒋介石政府的巨额经济援助,这被理解为“企图削弱蒋介石而支持的”。

当时,美国国务卿詹姆斯·伯恩斯看到胡佛的报告后,希望杜鲁门立即撤回IMF提名,并且逮捕怀特。但一向不信任胡佛的杜鲁门决定不让怀特出任IMF总裁,但保留他的执行董事之职。1947年6月,怀特从IMF辞职。

1948年7月31日,投案的苏联间谍伊丽莎白·本特利交代了包括怀特在内的一众苏联间谍在美活动的内幕。但怀特否认了所有指控,他的辩解被出席听证会的大多数人采信。不过,怀特也为证明自己的清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听证会3天后,他就因心脏病突发与世长辞。

事实上,怀特的“投敌”行为,在美国决策层早已不是秘密。但史学家们对怀特的“变节”动机和行为后果莫衷一是。现在“动机”找到了。在普林斯顿大学一堆字迹难辨的故纸堆里,怀特的手写笔记被发现。这些从未示人的档案显示:怀特之所以用美好眼光来看待苏联,在于他非常相信苏联的社会主义实验一定会成功。怀特坚持认为西方妖魔化苏联,他渴望美国同其对手组成一个强大的联盟,从而创建一个新的世界秩序。

怀特的支持者称,他从未在“通敌”工作中接受过报酬,他也不是员。作为一个国际主义的信奉者,他只是想让美苏继续合作,想把苏联融入到他所设计的全球经济体系中,尽管遭到了斯大林的拒绝。

其实在美国,有为数不少的官员给苏联提供过各种援助,他们从不认为自己对国家“不忠”。他们是一群“被误导的理想主义者。他们坚信应该帮助苏联,而美国政府没有做到……他们认为,他们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