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谣救得了中国足球吗?

刚刚过去的两场国际足球热身赛,坐镇主场的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在与马来西亚队1:1战平后,又以0:1负于老对手叙利亚队,以一平一负的战绩结束本次集训的同时,也为两个月后即将开打的2026年美加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蒙上一层阴影。

在下届世预赛开始时,中国队作为亚洲第二档的球队,可以直接参加第二阶段的36强赛。在国足所在的C小组中,未来的三个对手分别是韩国、泰国以及新加坡和关岛两队中的胜者,组内前两名将晋级下一阶段的比赛。

这次集训安排的两个热身对手很有针对性,马来西亚是东南亚球队,与泰国等队打法相近,叙利亚则球风硬朗,模板是韩国队。但无论是泰国队还是韩国队,实力都远在这两支热身对手之上。

现场观战的球迷是第一波给予国足即时反馈的人。成都的凤凰山体育场作为中超新军成都蓉城的主场,素有“黄金球市”的美誉,但在第二场对叙利亚的比赛开始前,最低档的门票竟然都没有售罄。而在负于叙利亚队之后,成都球迷更是为客队的亮眼发挥喝起了彩。

如果说以上反应尚在合理范围,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流量,在短视频平台广泛造谣,这就不仅不合理,而且不合法。且不说这样做对中国足球的舆论氛围有什么害处,退一万步讲,批评国足踢得差,摆事实就已经够用了,还用得着造谣吗?

作为一个中国球迷,近两年的确是看国家队比赛最绝望的时候,前场通常只有武磊一个点,一旦他状态不好,进攻就接近瘫痪,虽说比分不至于溃败,但赢下任何一个对手似乎都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但看到两场比赛之后网上那类“抛开事实不谈”的论调,还是让我忍不住想化用一段网络流行语——“中国足球越来越差了?这么多年都是这个水平好吧,不要睁着眼睛乱说。中国球迷很难的。”

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短视频上关于国足输球的谣言非常夸张,而且评论区里真的不少人信,仿佛在他们眼里,中国男足是一支环球垫底的球队。

事实上,国足FIFA排名目前是世界第79位、亚洲第11位。作为横向参照,韩国队目前全球排在第26位,亚洲排在第3位,而小组赛两个对手排名甚至都低于国足。

在211个国家和地区组成的FIFA技术积分中,这样的名次是中游水平,远谈不上垫底,更重要的是,它大体符合中国对于足球这项运动的投入。

如果从群众参与度上考量,我认为国足目前七八十位的排名仍是过于提前了,它排到150位之后,比较符合国内大多数人实际对于足球的热衷程度。

但在那类“赢球队球迷”人格分裂的脑回路中,一方面指望国足能赢下巴西、阿根廷、法国这些世界强队,一方面又觉得国足会输给缅甸、不丹、柬埔寨这些亚洲弱旅。一边为国足量身定做不切实际的目标,一边又在每一轮恶意造谣嘲讽引流中添油加醋。

如今这波谣言中,最集大成的是一张列举国足输球的比分表——国足这边永远是零,而对手则分值不等。

中国男足自建队以来,从民国二年(1913)到2023年的所有比赛信息,在“CFA足球大数据”官网均可查询。考虑到造谣者和信谣者均不可能知道这个数据库,整件事甚至都算不上利用信息差收割流量。

对于常年看球的球迷来说,那张比分表的真假一窥便知,因为即便作为谣言,它也显得非常拙劣,比如图中列举国足输日本2个球、输给菲律宾5个球,一看就是编反了。

但对于“抖超”用户来说,热门段子只要能迎合刻板印象,真实与否根本不重要。在全网转发这条谣言的参与者中,甚至出现了微博备注为律师的网友,也实在是令人感到困惑。

德国转会市场中国区管理员朱艺对此进行了一次科普式辟谣,在只谈事实的基础上,这位足球数据专业人士只做了三件事。

一是核对了抖音热传的这张国足成绩单,甄别其中谬误,错误率为66.67%。

二是列举了国足与这12个对手在1949年后国际A级赛事的最大输球记录,除了4条与谣言形成巧合,另外8条则完全对不上,其中国足在面对印度、柬埔寨和菲律宾这3支球队时,从未有过输球记录。

三是列举了国足与以上12个对手在1949年后国际A级赛事的最大赢球记录,可以看到国足对这些球队均有取胜经历。

朱艺最后附言——“我就想实事求是较个真,反正我这条也没流量没市场”,而足球媒体人苗原对此的评论则是——“这种信息已经铺满了,平台不管,做啥都没用”。

俗话讲“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但这句话是对于个体用户来说的,而在掌握了一切算法的平台那里,辟谣不仅可以做到,而且也是分内之事。

毕竟我们日常聊天中随便一个消费信息,不消一分钟就会出现在手机APP的搜索栏上,大数据布控到这个程度,连平台之外的内容都可以轻松获取,又有什么理由对平台内部出现的腌臜置之不理呢?

而以上那张图只是近段时间关于国足输球最具代表性的一个谣言,并非造谣矩阵的全部。

比如国足赛后有球迷向谢场队员投掷水瓶,引来了助教郑智的怒目,这件事自然难逃造谣者的炒作。算法就向我推荐了一条相关内容,画面是一群穿着金黄、黑衣服的足球运动员向观众席怒吼“我们也想赢”,点开视频评论区,全部在骂国足,说“看样子是要下场打球迷了”。

看过体育比赛的人都知道,无论什么运动,国家队球衣胸前通常绣有国旗,因此判断一群职业球员是不是国足队员,本不是一件需要专业素养的事。

另一点稍有门槛的细节在于,耐克设计的国足球衣,主场为主红附黄配色,客场为纯白色,都是中国队的传统色。

借助以上两点均可准确判断出,视频中朝球迷喊话的人压根和国足没关系,所以是真的难判断,还是大多数人根本不想判断,就是纯粹为谣言添砖加瓦呢?

诸如此类诋毁国足的标签,除了“村超比国足更强”和“男足踢不过女足”,还有“不如组织死刑犯踢球,输球枪毙,赢球免刑”,以上内容的共性即是:在漠视体育规律和足球常识之余,堂而皇之地流露一种反智意味。

这种反智投射在足球领域,除了广为流行的“专业不行就让业余的上”,就是倡导国足应当重回计划经济时代的“体工大队模式”。似乎国足最应当奋起直追的模板,不是巴西阿根廷,也不是日本韩国,而是邻国那支已经几年没有在洲际比赛亮相的神秘之师。

上述谣言中就有“国足0:5朝鲜”的现成例子,但事实是,国足只在遥远的1976年亚洲杯预选赛中以0:2的分数输给过朝鲜队,净胜球只有两个,从未达到大溃败的比分。

而在10世代的成年国家队的交手记录中,中国男足也以3胜1平的战绩保持绝对优势:

2015年1月在澳大利亚举行的亚洲杯,中国队凭借孙可的梅开二度2:1取胜;

原因大体在于,这支球队在南非世界杯打进过世界杯32强,虽有0:7输给葡萄牙、0:3败给科特迪瓦这样的大比分败相,但由于在1:2巴西的比赛中进过一个球,故而被不明所以的中国网民奉为“别人家的孩子”——看看人家都能进巴西一个球,中国队竟然没出现在世界杯上,岂不是该骂。

而朝鲜队世界杯的最佳战绩,则是在1966年的英格兰世界杯闯进过8强。当时是古典足球时期,竞技规则及技术战术的发展均与现代足球不可同日而语。

朝鲜足球在60年代能打进世界杯8强,并不代表它像德国、巴西、意大利一样有强队底蕴。不过如果看一下1966年中国足球在干什么,可能更能解释我们为什么没有强队底蕴。

上世纪50年代,才是中国足球线年有史可查的国际足球友谊赛中,中国男足在与苏联、波兰和芬兰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球队的交手中6负1平,大比分输球如同家常便饭。由此可见仅有体能状况和意志品质为保证,并不能对赢得足球比赛起决定性作用。

当时球王普斯卡什领衔的匈牙利国家队在国际比赛中创下了33场不败的骄人战绩,国家便用紧巴巴的外汇输送了25名球员去匈牙利取经,而这批人里后来走出了年维泗、张宏根、方纫秋等新中国的第一批足球运动员。

这个路径正是“走出去”,而后面国足聘请施拉普纳、霍顿、米卢等外教,则叫“请进来”。

对于一个足球弱国,以上必须坚持不动摇,指望关起门来练出一个世界冠军,在现代足球快速迭代、高频交互的体系下无异于天方夜谭。

封闭与开放,是方法论也是价值观,而在足球的世界里,总是容易验证一条路径的错误与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