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教我们的地理课:曾输也门海地 平8万人小国

“马其顿”是古希腊时期希腊北部的国家的名称,由亚历山大大帝统治的马其顿帝国曾经征服小亚细亚、波斯、埃及等地。

国足1-5泰国二队、国青1-2缅甸国青、国少0-1东帝汶,就这样,中国足球深深的存在了所有人的脑海里!如果说以前国足不行,国青还能拉出来顶事;国青不行,国少还能拿出来当挡箭牌,现在的中国足球还能拿什么出来呢?当三线溃败,男女足都已沦陷,中国足协的“脸面”何在?

1-5输给泰国,举国震惊,全民悲痛!“615”成为全中国球迷心中又一个不愿意记住的日子!

那时的我们又怎么会想到,仅仅1个多月以后,国青在潍坊杯比赛中1-2负于缅甸国青。

从2011开始,男足无缘世界杯,无缘奥运会,女足无缘奥运会,国青男足无缘世青赛,国少男足无缘世少赛,中国足球几乎走到了“与世隔绝”,输的无可再输的地步。

直到现在才发现我们错了!我们还能输给缅甸、输给东帝汶,说不定下一个输的就是马尔代夫!

早在2012年7月,亚足联执委会就通过决议:2014年举行第一届U14亚少赛,并定于2013年上半年进行预选赛。2012年12月中旬,U14亚少赛预选赛的分组抽签揭晓,中国与韩国、北马里亚纳、中华台北、关岛同分在第7组,每个小组只有第一名才能晋级2014年决赛圈。亚足联早在去年10月就已下发了这项赛事的竞赛规程,预选赛4月初就将在香河基地拉开大幕。但在距离比赛还有一个多月就开始的情况下,中国足协还未开始组建这支国少队!

国管部表示:“国管部只负责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事务,U14国少不归国管部负责,具体去问竞赛部。”而竞赛部又将皮球踢回国管部,“既然是亚洲正式的洲际赛事,就是中国的国家代表队了,对口管理部门应是国家队管理部。作为竞赛部门,我们没有权力去组建国家集训队。”国少队这个“皮球”,就这样在足协内部几个部门中被踢来踢去。(图为亚少赛预赛U14国少0-3韩国,小球员赛后痛哭)

由于亚足联有明确规定,各会员协会如不参赛将会被处罚,中国足协迫于无奈才由竞赛部仓促组队参赛。结果,在4月份的亚少赛预选赛中,国少在关键战中0-3不敌韩国,最终无缘小组出线韩国,小球员赛后痛哭)

为了备战这次的亚青会,国少今年已经三次集训。前两次集训的时候,国少甚至都没有主教练,直到第三次前亚泰主帅、现北京三高主帅李辉才开始接手球队。

更奇葩的是,足协下发的集训文件中,明确写道:参加集训人员必须携带必备的训练装备,生活和学习用品,中国足协负担此次集训费用并报销队员往返路费。

高喊着“重视青少年足球”口号,却连一支国字号球队小小的路费都舍不得报销,足协这不是举起手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吗?

再说U18国青,更多人看到的是国青1-2输给缅甸的结果,殊不知中国现在在这个年龄段可供选拔的球员只有200-300人。

U18国青现任主帅黎兵说,“全运会之前,全国这个年龄段的球队还有十几支。随着复赛的结束,现在只剩下8支进入决赛阶段的球队了,其他队都解散了。本来球员就不多,再加上没球队的球员缺少系统训练和比赛,长期如此,对中国足球很不利。这也是所有U18、U19青训教练员面临的共同难题。给你500个球员让你选20个,会很有余地的。现在给你30个球员,让你选20个。说的虽然夸张一点,但这就是中国足球目前的尴尬现实。”

总有人会有这样的疑问,中国有13多亿人口,难道从中就选不出可以踢球的11个人吗?

虽然有13多亿人口,有2.5亿青少年,但我们现在的足球人口却仅仅只有3万人。

虽然有3万足球人口,但注册的足球运动员人数只有8000人,注册的足球裁判只有2万人,基层教练身影近乎绝迹。

看看我们的近邻日本,他们的注册球员多达90万,另外有6.4万名教练,21万名注册裁判。

根据中国足协球员注册信息系统显示,在1990年至1995年间,我国参加足球运动的青少年数量达到历史最高的65万人;在1996年至2000年间,降至61万人;2000年至2005年,急剧下滑为18万人;目前的状况更令人触目惊心,数据库中只有3万多人。也难怪会有人开玩笑的说,“足协在中国足球的最大贡献,是让越来越多的人远离足球!”

中国足协向来只注重的一时的成绩。每一届足协领导在任的时候,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在自己的任内,让中国足球取得成绩,来给自己长脸,没有人去考虑10年后的中国足球什么样。(图为2011年国奥无缘伦敦奥运会王大雷痛哭)

他们高喊着为中华民族的自尊而战,实际上却只是为了让自己头顶上的乌纱帽变得更大一些,更亮一些!

以前,国足成绩不好时,很多足协官员更愿意跟着国青或者国少跑,因为那时的国青国少还能给他们“长脸”,现在再看看,又有多少足协官员在关心国青和国少呢?

再看一组数据,2010年日本U13联赛总共117支球队,日本高中年龄段的比赛有好几类,参赛球队更是达到了惊人的4000支!一年到头,一支高中生球队也许可能达到超过200场次的比赛。

8月3日,韩国青少年U12联赛在庆州市拉开战幕,来自各个小学的462支队伍,将近5000名小学生参加比赛。

我们又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像样的青少年足球赛事呢?我们又有多少青少年在踢球呢?

1-5输泰国后,足协领导忙着的是开会总结,弹劾主帅,这已经成为了他们习惯性的工作方法。在例行公事般发了三封形式大于意义的道歉信后,这一页就这样被轻松的掀了过去。有谁去深入思考了中国足球的问题吗?又有谁去思考了中国足球未来的路该怎样走吗?我们不得而知!

假如在其位不谋其政算是犯罪,恐怕某个机构的人都够枪毙好几回了!而如果实在想不通中国足球的问题,自己又能为中国足球做些什么,或许隔壁有个十字标志的地方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惨败泰国……输给缅甸?连东帝汶也输!各级中国足球队正在用一次又一次的糟糕比分震撼球迷。

这些年,国足承担了发泄社会压力的痰盂角色,除此之外,还给球迷们补充了不少地理知识。

1993年5月28日的世界杯预选赛,国足在约旦伊尔比德0比1输给也门,这场比赛最尴尬的是,对手只有一次射门就一击毙命,这让国足当时主帅施拉普纳赛前“也门只是一条小蛇,我们轻轻一下就可以把它斩断!”的豪言成为笑话。在阿拉伯半岛上,也门属于经济不发达国家,1991年海湾战争和1994年内战使国民经济严重倒退。

2003年8月31日,荷兰人阿里·汉带领的国足以3比4输给加勒比海小国海地。海地是世界上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国家,也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文盲率高达80%。

即便卡马乔惨败,也不需要太怀念高洪波。2011年7月23日,2014年世界杯预选赛第一场,高洪波率领的国足开场30分钟就0比2落后于老挝,虽然后来居上7比2逆转,但还是令人浑身冒汗。

老挝,是中南半岛上的唯一一个内陆国家,相当贫穷。老挝球员都是业余级别,他们参加国家队进行集中训练的时候,每天只能得到5万老挝币(相当于人民币40元)的补助。

2001年米卢带领国足成功冲进韩日世界杯的过程中,客场1比0击败马尔代夫是为数不多令人恶心的比赛之一。主场10比1狂胜对手之后,在客场仅靠谢晖的进球幸运拿走3分。大概国脚们更多精力是放在欣赏马尔代夫的美景上。这个印度洋的群岛国家被誉为“人间天堂”,是难得的旅游胜地。由于全球变暖,海平面升高,马尔代夫还有在50年后被淹没而消失的危险———但他们的业余球员组成的国家队曾经给中国队制造的麻烦,将永久留存在中国球迷心中。

2004年4月14日,阿里·汉带领的国足在世界杯预选赛前与安道尔进行一场热身赛,结果以0比0收场。安道尔唯一一份加泰罗尼亚文报纸《安道尔日报》以“‘巨无霸’中国队无法攻破安道尔大门”对这场比赛进行报道,文中说,参加过韩日世界杯的中国队根本就不强大,从这场比赛来看,中国队距离世界强队还有足足一万光年的距离。

欧洲四个袖珍国之一的安道尔位于法国与西班牙之间,近4成人口为加泰罗尼亚族(听起来似乎很牛,巴萨也是这样),只不过该国总人口仅有8万人左右,注册球员不足两百人,历史上最出色的球星也不过在马竞预备队效力过的门将柯多尔,利马则是至今唯一一位为安道尔进球超过3个的球员。在所有正式比赛中,安道尔只赢过3场,分别击败了马其顿、阿尔巴尼亚和白俄罗斯,都是在主场赢球。

安道尔是一个免税国家,每年900万的旅游者带来的收入使人民生活富足,平均月收入约3000欧元———根据中国2011年开始实施的《国家队运动员受伤经济补偿暂行办法》,男足国脚如果受伤平均每月也能拿到3万元的补偿。

2004年1月27日,阿里·汉的国足还0比0战平过马其顿———安道尔的三位手下败将之一。但这并不是耻辱,因为这个巴尔干半岛小国的国际足联排名在国足之上,还拥有潘德夫这样的优秀球员。

“马其顿”是古希腊时期希腊北部的国家的名称,由亚历山大大帝统治的马其顿帝国曾经征服小亚细亚、波斯、埃及等地。希腊认为,由斯拉夫民族(马其顿斯拉夫族)所建立的国家无权使用属于希腊的名称作为国名。由于希腊所提出的抗议,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以及联合国、欧盟、国际奥委会等国际组织均未承认“马其顿共和国”为国家名称,而将该国称为“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全世界仅有约40个国家承认“马其顿共和国”本身使用的名称,中国是其中之一。

2008年4月24日,国足与萨尔瓦多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双方2比2握手言和。作为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拥有一定实力的球队,国足能逼平对手算是出色的发挥。

1999年金杯赛,萨尔瓦多国脚西恩富戈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痛斥本国足球腐败无能,被足协禁赛一年。而后世界杯预选赛到来时,萨尔瓦多总统弗洛雷斯还亲自出面向足协求情。

日前的第二届亚青会男足比赛小组赛,中国U 14队0比1输给东帝汶,让人感叹国足后继无人、跌入谷底的惨状。其实很多人都忘了,2009年时国少队就曾经0比0和东帝汶踢平过……

东帝汶在1999年才开始脱离印尼的统治并向独立国家过渡,而东帝汶足协2002年加入亚足联,2005年才加入国际足联的东帝汶,却已经成为国足在少年时代就跨不过去的一道坎。